本期情感调解的主题是拆迁拆婚的夫妻

十年前,女子和丈夫领证结婚,丈夫年纪比他大十岁,两人都是二婚,丈夫这边是40岁时妻子过世,一个人带大两个儿子,也不容易,虽说年纪比她大10岁,但女子说丈夫的长相很年轻,也很帅,人也老实。

可就是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女子却和他离了婚,离婚的原因,是因为丈夫家里拆迁,关于女子能得到安置的一套55平方的房子,一家人看法不同,起了争执。

女子二婚嫁给丈夫十年,拆迁安置55平方,谈完房子去了民政局,都说拆迁是喜事,但这个拆迁却把这个婚姻也拆了。

女子告诉调解员,她和丈夫已经在去年办理了离婚手续,但是她属于安置人口,她认为属于她的55平方安置房要给到她,前不久已经拿钥匙了,可她这边却没拿到。

关于拆迁,女子说房子是前夫的,她嫁进来的时候,一直和前夫,前夫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以及两个孙辈住在一起,吃饭也是八个人一起吃,十年婚姻,她觉得还是很幸福的,但是自从离婚后,她觉得和这家人渐行渐远。

女子告诉调解员:“房子里的安置人口有我,我前夫,我前夫的小儿子一家三口,但是因为有个小孩,按照5+1,每个人55平方的安置房,小儿子总共拿到了330平方。”

“本来我是这么建议的,我和他爸两个人的份额本来是110平方,但是我说我们夫妻俩只拿65平方,这套房子写我和他爸两个人的名字,但是因为他爸比我大10岁,我也想要个保障,等他爸百年以后,这套房子给我,他小儿子是同意的,但有个附加条件,说以后他爸的吃喝拉撒都归我负责,医药费等不限!”

“当时我们就吵了一架,谈完后我和他爸就去了民政局,离婚了,我现在就是想拿回属于我的55平方,还有拆迁后的赔偿款,该给我的要给到我。”

调解员问:“那你有自己的孩子吗?”

女子:“有,但是不跟我。”

调解员问:“房子户主是你前夫,为什么事情都是小儿子在处理?”

女子说:“因为我前夫很憨厚,家里的事都是两个儿子做主。”随后,调解员见到了小儿子,可小儿子并不愿意面对镜头。

对于女子提出的这笔账,小儿子说:“没有55平方的户型,都是要扩面的,我们总共扩了60平方,这笔扩面费她要拿钱,我也要拿钱,我现在给她拿了一套最小的,62点多平方的房子,扩了7个多平方,只要她把扩面费16万多拿出来,钥匙我给她。”

女子也认可扩面,可是她觉得拆迁赔偿款有300多万,她一分钱没拿到,这16万多的扩面费里要减去她能享有的过渡费及其他费用。

小儿子说她的过渡费有38000多,可以减去,反正不少她一分钱,随后,调解员来到拆迁办了解情况,得知除了过渡费,还有搬家费,腾房奖等等,其实女子也是能享受到一点的,跟小儿子电话联系后,小儿子却并不认可:“户里的钱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只是挂靠。”

“我的方案只有一个,扩面费16万多,减去过渡费38000多,不行的话让她上法院,为了一套房跟我爸离婚,还有这样的人!”

女子经过深思熟虑,最终同意了前夫的小儿子方案。

情感点评

按照拆迁流程来说,这55平方的安置房肯定归女子所有,女子说前夫人很老实,事事都听儿子的,我觉得不然,去民政局离婚总是自己自愿的吧?谁也不能强迫老父亲去离婚。

我个人觉得女子这边也有点自己的小心思,希望把55平方的房子拿到自己手中,这样自己晚年也有个保障,不至于睡马路,但十年的婚姻,拆迁后说散就散,我只能说这情分可能比不上利益,情比纸薄。

不过这个小儿子也没把事情做绝,过渡费还是给到女子,只是扩面的钱让女子自己拿出来,我觉得这个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加上搬家费、腾房奖在内,和小儿子给出的方案相差也就一万多块钱。

小儿子这边不肯退步,那就只能是女子退不了,尽早把事情解决,不要闹僵,毕竟以后办房产证肯定还是需要对方签字的。

——本文完

——关注我,温暖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