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揽50亿元票房的《哪吒》成为光线传媒在2019年亮眼业绩的核心推动力,动漫产业也是公司正重点布局的领域,而在爆款作品之外,围绕影视产业的投资则成为光线传媒熨平周期的重要调节器。

作者 | 张嘉亮

疫情带来的一片惨淡,仿佛完全遮盖了2019年国产电影的高光。但客观地把“恐惧”的情绪先行排除,从长线看,危机永远是强者的机会。

凭借《哪吒之魔童降世》带来的近20亿收入,光线传媒2019年全年实现营收28.3亿元,同比增长了近90%,净利润达到9.48亿元,账面现金比上年增长6.4亿元,达到25亿元。

当下影院仍无法开门,电影只能延期上映,但光线的“神话宇宙”正逐渐成型,10余部电影蓄势待发。加上手握数十亿现金,在行业普遍下行的情况下,这家习惯于长线布局的公司,在中国影视行业的未来格局中,或许有机会占据更优势的地位。

01 | 《哪吒》拉动盈利,背后是中国动漫半壁江山

2019年国产电影的最大惊喜,来自两部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流浪地球》。这两部电影分别斩获50亿和46.9亿票房,不仅赚了大钱,更是将动画电影和科幻电影的票房想象空间拉升了10倍以上。

光线传媒称得上最大赢家。作为《哪吒》的主投和独家发行方,50亿的票房,为其带来10多亿收入,更增加了市场对其“神话宇宙”的期待程度。

光线传媒4月16日晚间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营收28.3亿元,净利润9.48亿元。其中大部分收入和利润,来自暑期档电影《哪吒》。财报并未明确指出《哪吒》究竟带来了多少收入,但简单估算可以得出,应当在14亿左右。

《哪吒》由光线主控和独家发行,有五个出品方北京光线影业、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可可豆动画、十月文化和彩条屋科技。其中,光线影业和彩条屋影业、彩条屋科技,均是光线传媒的全资公司,可可豆动画和十月文化,则分别有30%和28%股份属于彩条屋影业。

按照电影通常的分账规则,在《哪吒》50亿票房中,其中大约40%属于片方和发行方。也就是说,接近20亿的收入中,基本属于光线及光线的并表公司。财报显示,光线对可可豆动画和十月文化分别有4.84亿元和1.22亿元应付账款。剩余部分,应当都属于光线自身的利润了。

这个数据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得到验证。财报显示,光线影业2019年营业利润达到15.9亿元。

其中,2019年影视收入前五名,共带来23.16亿元收入,分别是《哪吒》、《疯狂的外星人》、网剧《听雪楼》、《千与千寻》、《天气之子》。

《疯狂的外星人》光线仅为独家发行,按业内惯例,22亿票房中,光线能拿到的发行费不会超过1亿元。网剧《听雪楼》,光线仅为参投。《千与千寻》和《天气之子》这两部引进动画电影,票房分别为4.88亿和2.89亿,成绩不错,但作为协助推广方的光线,实际收入不高。

简而言之,《哪吒》成为光线2019年盈利的核心推动力。

这是光线传媒长期布局带来的结果。通过子公司彩条屋影业,光线投资了中国动画产业20多家公司,持股均在20%-40%之间,号称占据了行业的“半壁江山”。

对从业者来说,中国电影未来会往哪里去,路径早已清晰可见。美国的演进已经充分说明,非真人电影是长线赢家。有头有脸的国内影视大佬们,几乎言必称迪士尼。但围绕产业链,真金白银重手笔下注的,只有王长田。

2009年,光线就引进发行了引进动画片《阿童木》,算是第一次试水,谈不上成功。2013年,光线投资梁璇和张春创办的彼岸天文化公司,占股30%。彼岸天在2016年暑假上映了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票房5.6亿元。

从后续的进展看,光线对彼岸天的投资,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有清晰规划。在这之后,光线一路吃进动漫行业公司,包括2015年《大圣归来》制作方、田晓鹏导演的十月文化,今年《哪吒》的制作方可可豆动画,国内3D动画头部公司玄机科技等等。

截至目前,光线旗下彩条屋影业投资了20多家动画产业公司,覆盖IP生产团队和制作团队等,使公司既从源头上掌握充足的优质动漫IP资源,又具备相当的制作能力,尽可能在体系内部达到生产全环节的自给自足。

去年《哪吒》的上映是一个高潮,除了高达50亿的票房,片尾一长串的参与公司,某种程度更可以称作光线旗下动画军团的阅兵礼。

02 | 围绕产业做股权投资,熨平影视公司周期

影视公司有一个最头疼的问题,就是作品的“大小年”问题。主要收入来自爆款作品,但爆款可遇不可求,造成了影视公司业绩的波动起伏。

行业通常的做法是,大量参投项目,少量主投主控,广撒网,分散风险。近年来,电影公司还参投头部剧集项目,获取相对稳定的收益。

除了这些常规做法之外,光线还有一个方式:围绕影视产业相关进行的战略和财务投资,成为熨平周期的调节器。或者按照光线官方的说法,股权投资收益是光线盈利的重要补充。

光线传媒及其大股东上海光线投资控股,围绕影视相关产业的上下游,进行了大量投资,包括直接投资相关公司,以及透过基金间接持股。这些投资,既可以作为光线的发展打通更多资源,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为上市公司带来投资收益,在主营业务“年头”不好的时候,稳定盈利。

与其它同样做股权投资的影视公司不同,光线的投资,主要围绕两个领域:内容产业链,以及与内容行业相关的互联网领域。

光线在内容领域投资了不少公司,为其带来丰厚的收益。最近的案例是2018年,当年光线主控的过10亿电影只有《一出好戏》,主营业务出现2.85亿元亏损,但凭借33.17亿元出售新丽传媒27.6%股份给腾讯,光线2018年实现净利润13.7亿元。

财报显示,在光线的投资名单里,还有喜天影视、欢瑞世纪、蓝白红影业、玄机科技等公司。

至于互联网领域,光线对猫眼娱乐的投资不用多说。王长田一直没有放弃对互联网领域的布局,除了猫眼,早前的先看,后来的Donews、缇苏、铁血网、映客等,既出于产业布局的战略需要,当然也有财务投资的考量。

2019年,光线控股将持有的投资机构华晟领飞6.46%股权,以4.13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上市公司光线传媒。财报表示,华晟领飞已经投资了二十余个项目,包括美团点评、三六零、乐信、找钢网、京东数科等明星项目和已上市公司。

03 | 未来:做深动漫,纵横两个维度同时布局

在电影主业上,光线还在加重对动漫领域的投入和布局。

财报中,光线明确表示,包括动画影视及动漫题材真人影视等在内的动漫业务板块,是公司在横向领域内优势最明显的业务板块,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业务板块之一,已经并将持续在提高公司利润率、驱动其他业务、巩固公司行业地位等方面,贡献巨大力量。

今年1月,彩条屋推出精品化的原创漫画APP“一本漫画”。光线在财报中对此指出,一本漫画有望成为公司IP的“蓄水池”,目标是从动画产业的源头开始创造内容,之后将漫画IP影视化和商业化。

王长田表示,未来5年,将投入10亿元启动10部漫画作品的影视化。

从2020年的片单来看,在计划上映的13部主投或参投电影中,最核心的还是动画电影。除了延期上映的《姜子牙》,另一部动画电影《妙先生》也已经制作完成,《深海》《大鱼海棠2》《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星游记之冲出地球》则在制作过程中,《哪吒2》也已经开始前期策划。

除此之外,光线还将涉足漫改剧,2020年剧集片单中包括了《怪医黑杰克》和《大理寺日志》两部漫改真人剧。光线还将推出网络电影《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2》。

光线的思路非常清楚,在动画电影方面,围绕“哪吒”、西游、大鱼海棠等已经经过验证的内容,系列化。同时,通过网剧、网络电影等锻炼动画影视团队。

至于一直被视为动漫影视更长线收入来源的衍生品业务,光线在财报中表示,在适当进行动漫衍生品业务的实践,希望在其动漫IP矩阵具备一定规模之时,衍生品版块能成为公司新的业务增长点。

影视是光线的核心竞争力所在,在动漫电影爆发之前,光线主打青春片和小成本喜剧电影,《泰囧》是成名作。2020年,在真人影视方面,光线也没丢下。参投和独家发行的爱情片《荞麦疯长》,延期上映。除参投饶晓志导演的《人潮汹涌》等之外,光线主投加独家发行、张艺谋导演的《坚如磐石》已经制作完成。

对更长远的未来,除了电视剧、艺人经纪、文学和产业投资之外,光线还有一些羚羊挂角的布局。

比如,实景娱乐项目。

光线表示,已经全面启动规划设计和建设位于江苏扬州市的光线中国电影世界项目。这是江苏省重点文化产业项目,根据之前的公开报道,项目总投资将达到164亿元,规划占地4150亩。

作为对比参考,位于山东青岛的东方影都,占地面积5600亩,投资500亿元。

当然,如果考虑到在这之前,光线还和先后和大连金普新区、上海闵行区等地先后有过类似的框架协议,后续均没有公布进展。这次的扬州项目,或许短期内不用被赋予过多期待。

除此之外,值得关注的是,在2020年影视行业面临最艰难处境的时刻,光线传媒是否会借机进行一些长线的布局?一如2013年起接连出手,买下中国动画行业半壁江山那样?

在2019年年中的一次交流会上,曾有投资者问及影院布局,王长田表示,还不是投资最好的时机,估值还没调整到位。

现在呢?

没人知道光线和王长田现在怎么考虑。唯一确定的是,他不会无所作为。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