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刘新田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北戴河下雪了,雪中的北戴河美若天境。

有的地方因建筑出名,有的地方因山川出名,北戴河则因美而名扬天下,雪中的北戴河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一片一片的小雪花,像烟一样轻,玉一样纯,云一样白,飘飘悠悠,潇潇洒洒,从天而降。

片片雪花,旖旎美态,似精灵般的旋舞。我眼里满是醉意,溢出眼角的,是抑制不住的惊喜。

雪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把北戴河小城装扮得晶莹雅致,仿佛阿尔卑斯山上的滑雪小镇。

大雪洗净铅华,带来朴素和简约,无论树木,建筑和街道,都因落雪而变得银装素裹,洁白晶莹。

雪让我们的世界化繁为简,化有为无,化色为空。不经意间,将小城渲染成童话里的冰雪奇缘。

这里到处是美,令人不舍眨眼,环顾四周,每一帧都如诗如画,唯恐眼睛眨一下,就会与这旖旎风光失之交臂。

雪中北戴河美出天际,对于一个见惯了冰天雪地的东北人,竟如初见那般兴奋难抑。

天地间如此纯洁寂静,一尘不染,这样的景象,怎不叫人欣喜若狂?

令人愉悦的时光,不一定在北戴河才有,可在北戴河的每一刻,一定是令人愉悦的,这就是北戴河的魅力。

我喜欢雪的白,树的白,层叠的白,空旷的白。白雪皑皑的道路寂静而空旷,可以让思绪和脚步一样信马由缰。

漫步在万籁无声的街道,脚下厚厚的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这些大自然的优美乐符谱写出北戴河曼妙的雪韵天成。

北戴河多树,这些密密匝匝白色的花,在各种树上开放着,满眼都是细碎的银光。

落光了叶子的枯枝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

而冬夏常青的松柏上,则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

亦无风动亦无声,瑞雪悄然入小城。叶坠玉华涤苍翠,枝攀红豆闪晶莹。

落英似的雪片不时从树枝上飘落下来,砸在我的头上,粘在我的衣上,融进我的心里。

一场雪,一座城,一段时光,庄重与温柔,欧美韵与中国风,落雪的北戴河都能给你。

岁月几多沧桑,人间几多风雪,抬眼望,白雪红墙,恍惚时光穿梭,已回古时模样。。

白雪洒向中式楼阁,好似画龙点睛的神笔,一扫雕梁画栋之艳俗,只余凄婉唯美,

大雪覆盖庭院深深,无暇美景,眼影摇曳,石阶无痕,亦不知等谁归来。

雪花纷纷扬扬,冰姿玉骨,凌波轻舞,我倚窗侧耳,细品片片飞雪落到竹叶和松枝上浅吟低唱的燕语和莺声。

都说落雪无声,我却分明听见“簌簌”的,落在枯枝上的声音,持续不断,像一条平静而又流淌不息的河流。

小桥流水人家,假山石后苇草婆娑,庆幸我是中国人,有这一份独有的审美。

大雪似柳絮杨花,纷纷扬扬,为我们挂起了白茫茫的天幕雪帘。远处的大海隐隐约约,似躲在雾中,如浮在云里。

走近细观,一片耀眼的海岸奇迹般出现,神奇的雪,把偌大的沙滩涂抹的一片洁白,没留下一缕瑕疵。

浴雪的沙滩洁白无垠,如生命最初的空白,等待我们去踏出第一行脚印。

白色的沙滩,白色的阳伞,空灵的身影烘托出无限的遐想。看惯了阳伞下熙攘的人群,恍惚有了种隔世的感觉。

拂岸的海浪仿佛被施了定身法,那层层推进的浪线消融在海岸的边缘,好像不忍心侵蚀这,泛着新月般清辉的无暇海滩。

风没了踪影,浪也忘了喧闹,大海仿佛睡着了,天地间一切都那么静谧,祥和。

海不罕见,雪也不罕见,但白雪怀抱着沉睡的海,还是比较罕见的。

如果你真的喜欢海而不是喜欢热闹,不要夏天来,冬天倒应该经常来海边走走。

一个人去看雪后的大海,是与自己的心灵去旅行。

看着海发呆,时间一久,就会与波浪发生共振,与涛声产生共鸣,很容易被它的汹涌澎湃所陶醉,为它的胸襟广阔而折服。

白雪覆盖的海边,空旷宁静,仿佛走到了世界的尽头。

万径人踪灭,鸟却没有飞绝。大群的海鸥,时而冲向海面,像刮去的风,时而扑向岸边,似飘来的云。

海鸥恣意地飞着,俨然是这片海的主人;海鸥欢快地叫着,唱出这略显寂寥的小城里最嘹亮的歌声。

飞累了的海鸥在雪滩上驻足徘徊,不愿离去。我心里想:它们是否也和我一样,被这美妙的雪景束缚了回家的脚步呢?

雪中的海岸,没了人气喧嚣,一切都仿佛沉沉睡去。云水茫茫,海天一色,仿佛宇宙初开。

海边覆雪静泊的小舟,好似一幅幅意境悠远的水墨丹青。孤高清冷,遗世独立的情境令我着迷,流连往返,不愿离去。

是喜欢它的幽僻清冷,还是傲岸孤高,还是凛然无畏,欲说却无言。

一双小舟相对泊,白雪涂岸,云水相合,看似孤单,却不孤单。

远方是无尽大海,眼前是一叶孤舟,这境界是何等的悠远空灵!

雪中的海岸,渲染成了一幅淡雅的黑白写意画,那些曾经的过往,都已经成为最风雅的留白。

明镜本无忧,因风皱了面。美人原不老,为雪白了头。

在最美的时节遇见北戴河,畅游在童话般的世界里,尽情享受着雪与海的欢愉,我心飞扬,不负韶华。

雪中北戴河的海,有着独特的韵味,是南方的海,夏天的海无法企及的。她美的厚重,美的浓烈,美的雅致,美的动人。

雪中北戴河的美,不仅愉悦了你的双眼,而且直击你的心灵。

我站在海边礁石上,看着漫天大雪义无反顾地扑向大海,而海水并不为所动,悄无声息地将这些雪花吞噬的无影无踪。

大自然很奇妙,一些雪花落在树上、石上、沙滩上,留下炫目多姿的风景;而更多的雪花,就像我看到的,除了一闪而过炫舞的身影什么都没留下,落到海里弥无痕迹,甚至怀疑是否来过。

漫天大雪依然前赴后继地扑入幽深的大海,面对如此的波澜壮阔,心头猛地一颤,忽然觉得心里那些放不下的是事和迈不过去的坎,不过沧海一粟。

顷刻间,心中的郁闷烟消云散,狂躁不已的心回归平静。感谢大雪,感谢大海,让我的心享受着与大海一样的安详与宁静。

要记起或忘掉一切,只需一场大雪。

我喜欢北戴河,同样的海岸,同样的大海,来过多次,但每次都能给我带来不同的感悟。

其实,我们都真心需要一个这样的地方,在世俗纷争中隐匿,在滚滚红尘中规避,让灵魂放飞,给心找一个驿站。

大雪漫天的北戴河,就是这样一个远离风尘事,静修方寸心的隐世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