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与宋庆龄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被人看好,不为世人包括孙中山的党内同志所认同。年轻貌美的基督徒和饱经沧桑的革命家,富家小姐与逃亡叛逆,还有27岁的悬殊年龄差距,这桩婚姻实在太惊世骇俗了。

一开始,孙中山身边的人只是平淡地称呼宋庆龄为“宋小姐”,只有极少数与孙中山私交甚笃的老朋友如廖仲恺、朱卓文等赞成他们结婚而尊称宋庆龄为“孙夫人”。

新的婚姻为长期四处奔波、颠沛流离的孙中山开启了新的生活和事业航程。孙中山对新婚妻子有极高的评价。他在致老师康德黎的信中说:“我的妻子,是受过美国大学教育的女性,是我的最早的同志和朋友的女儿。我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这是我过去从未享受过的真正的家庭生活。我能与自己的知心朋友和助手生活在一起,我是多么幸福!”若干年后,孙中山曾在一帧与宋庆龄的合影照片上题词:“精诚无间同忧乐,笃爱有缘共死生。庆龄贤妻鉴。”

婚后,在处理与孙中山原来的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上,宋庆龄表现出既有人情又保持适当距离的智慧。卢慕贞曾表示可以与宋庆龄以姐妹相称,而宋庆龄则尽量避免两人相见。宋蔼龄在担任孙中山秘书的时候 ,曾随孙中山往来各地,也去过孙中山的故乡香山,与孙中山的家人族人亲如一家。在留存下来的影像资料里,有好几张宋蔼龄与孙中山家人 (卢慕贞也在场) 的合影照片,却无法找到一张有卢慕贞在场的宋庆龄与孙中山家人的合影照片。

孙中山去世之后,丧事的处理以及后来的祭奠活动,大多由宋庆龄与孙科出面。虽然因为政治道路不同,他与孙科的关系渐行渐远,但对孙科的两个妹妹孙婉和孙娫,宋庆龄则始终视同己出,两姐妹也将宋庆龄视同自己的另一个妈妈。

众所周知,宋庆龄曾在陈炯明叛变革命时,因逃避追捕,劳累过度而流产。因不曾生育,孙中山在弥留之际,对宋庆龄颇放心不下,担心她受党内同志和亲属们的轻视。因此当着汪精卫、戴季陶、孔祥熙等人的面,指着宋庆龄说:“弗以夫人无产而轻视。”翻译白话文即:“她是我们的同志,不要因为她是基督教徒而歧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