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河

清水人家——王琳

从去年开始,我们的团队开始了对清水河的规划,借助设计的力量将一个“灰头土脸”的小乡村设计成为一个文化与美相结合的秀美乡村。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你可以在阁楼上观看一方方稻田的生命流转,也可以在街道边的山水画中感受生命的诗情画意。规划后的清水河效果得到了村民的大力认可,为此,我采访了此次负责清水河项目的年轻乡建人——王琳,听她讲讲她对于清水河的设计构想以及她对于乡建的理解。

(清水河街道设计图)

1在城市设计工作多年,来到乡村做设计,你觉得城市建筑的设计与乡村建筑的设计有什么区别?

乡村的生活方式不同于城市发展的快节奏,因此,对于乡村设计理念我个人的想法是让乡村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这就要求建筑物不管在居住的功能上还是文化艺术的功能上都是符合当地发展要求的。

首先来说乡村的建设有一定的固有属性,每到一个村子,我们都需要研究当地的气候和自然条件、风土人情,保证建出来的建筑物与村民的生活方式是契合的,村民可以感觉到舒适、方便,是可以舒舒服服的住上几代人的。

并且为了贴合乡村原本的风貌,乡村设计在取材上大多会采用当地自然的材料,我们会雇佣当地的匠人运用到一些他们的传统施工工艺,这就更加要求我们在设计时一定要考虑到这些问题。

乡村建设有很大一部分是对于乡村外部的改变,我们并不会过多于干涉房屋内部的构造,尤其是一些传统的老房子,我们尽量不动它大的结构,只是做一些外立面的修复,以保留和传承这些老的建筑物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实现传统文化的延续和发展。

设计一定要有前瞻性,不能只考虑眼前和现在,不能要“流行款”,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多少年后还是适用的,看起来还是美的。

2对于清水河的设计,你想表达出怎样一种理念?

清水河项目的定位是“仁德之乡”,描绘出天蓝地绿、水清人和的新农村锦绣画卷,呈现出清水人家秀丽乡村之美景。远离城市的喧嚣,寄情青山绿水间,在这里可以体验乡村的风光和悠闲,给人以自然、亲和愉悦的感受,意在构建出“小桥、流水、人家”的优美境界。

(清水河生态农庄设计图)

3乡村的设计,你觉得最难的一部分是什么?

对于我们来说,村民才是真正的居住者,是我们的甲方,所以我们要了解村民的切身需求是什么,我们既要照顾到外部的美观,又要兼顾居住的实用性。因此,如何能让当地的村民满意,如何提升他们的幸福感是我们觉得比较难的一部分。

4你理解的乡建是什么?它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城市的经济在飞速发展,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在城市中我们实现的是自我的社会价值。完成社会价值就想要回到家乡实现生命价值,这实际上是中国人的生命信仰。

乡建,带有每一位建设者的对于“家”的信仰,也有每一位建设者的归家心愿。可见,乡村建设不仅仅是建筑物本身,它更是关于生活,活动和人。如今,农村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我们会称呼它为“老家”,而不是“家”,只是一个逢年过节才回去一趟的老家。大部分年轻人只会在这偶尔呆个三五天,并不愿长期停留,因为生活不方便、因为不好就业、因为不够美丽......

但它如果已经不是过去停留在我们认知里的那个破旧的家,我们是否可以尝试去重新接纳它。我们正在尝试去“修复”乡村,改变人们对于农村的看法。

5你的设计都基于乡村建设要讲究可持续发展这个理念,这个可持续发展具体是怎样一个概念?

乡村建设中要讲究可持续发展,另外一层含义就是要激发乡村内生增长动力,这个内生增长动力不仅包括了经济文化,传统乡村文化也包含在内。

从经济上说,乡村建设的模式大多为政府引导、企业参与、农民受益三者共同运作。在此模式下,任何的规划和建设我们必须遵循三者利益上的均衡,更要着重考虑乡村建设对农民生产生活的实际影响,是否真正为农民带来了福利。

从文化上来说,中国传统文化分为儒学文化的大文化以及民间信仰、日常生活文化的小文化。虽然中国很多意义上的传统村落已经消失,但不管是大文化亦或是小文化都可以在农民的世代相袭和言传身教中留下一些印记。我们进入村子中的第一步就是试图寻找到这个村子的原生文化,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然后将好的一部分通过艺术加工的形式展示出来,使乡村文化渗入至村民的日常生活之中,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让文化可以在农民中间口口相传。

新时代乡建

如今,我们从报纸中、从电视中、从广播中得知越来越多的美丽乡村建设正在进行中,也欣喜地看到年轻人也逐渐地加入到了乡建的大团队中,用他们年轻的力量去发声,用他们活跃的思维去建设。我们常期待能以我们的力量,以美丽乡村建设作为源头活水,润泽出青春常驻的美丽乡村,就像王琳说得那样,让乡建成为乡村可持续发展的助推器,让乡建激发出乡村内在生长动力。

新时代乡建要讲究可持续发展

清水人家,仁德之乡

河南乡建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把农村建成你想要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