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地历史地理条件与经济文化发展的差异性,造成了饮茶习俗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与民族特征。各地茶俗在古老饮茶方式的基础上长期沉淀,不断演变,既折射历史,又反映现实生活。

无论是市井街头的茶摊茶亭,还是闹中取静的茶楼茶馆,都是各地饮茶习俗的集中体现。下面就带你了解东西南北茶馆不同的风情特色。

东-苏州茶馆主精致

“洞庭山有茶,微似岕而细,味甚甘香,俗称‘吓煞人’,产碧螺峰者尤佳,名‘ 碧螺春’”。大名鼎鼎的碧螺春不是产自湖南洞庭湖畔,而是来自于苏州吴县太湖的洞庭山。饮茶自古便是苏州人“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消遣方式。

旧时苏州茶馆临街枕河,遍布大街小巷。从文人雅士到车夫小贩,都有各自聚集的茶馆,自成一体,绝不会走错门。苏州老茶客将泡茶馆称作“孵茶馆”,三五老友茶馆相聚,人各执一壶,品茶论道,谈笑风生;再听得评弹一曲,苏州人的闲情逸致尽在杯盏之间。

现在,苏州众多的茶室隐在各色园林之中,曲栏长窗,水榭亭台,使“喝茶”回归了古人的诗意,妙趣横生。茶客只要一杯淡茶,听着三弦叮咚,清脆欲滴如流水走过三生石畔,一天的时光就这样闲适地度过了。

西-成都茶馆烟火气

成都被誉为“泡在茶碗里的城市”。巴蜀是中国茶的发源地之一,自古饮茶风气盛行。四川有句老话,“头上晴天少,眼前茶馆多”。晒不到太阳的成都人都聚到了茶馆里“摆龙门阵”。巴蜀地处西南盆地,天然闭塞,而茶馆接待四方往来之客,更成为了传播信息的场所。

成都人喜花茶,茶具则沿用北方惯用的盖碗。有意思的是,成都茶馆里茶客的桌上是看不见茶壶的,全场都是由“茶博士”拎着长嘴紫铜的大茶壶给茶客斟茶。所谓“茶博士”是茶馆里跑堂的堂倌,只因身在茶馆,广结三教九流之客,见多识广而得名。

竹靠椅也是成都茶馆的一大特色。四川产竹,竹制靠椅可躺可坐,泡上一整天都不会倦。茶馆里卖报纸、掏耳朵、擦皮鞋的小贩穿梭往来,自成一景。大树荫处,凉棚底下,随随便便摆上桌凳,就可以喝上茶,这便是“视茶如命”的成都人。

南-潮汕茶馆重礼仪

在广东,人们照面常讲“得闲饮茶”。广东人早、中、晚皆喜饮茶,岭南气候温暖,广东人习惯早早起床上茶楼,“一盅两件”,一壶早茶慢慢品一上午。

而广东地区最讲究的莫过于潮汕人了,品味讲究的工夫茶、精巧别致的工夫茶具和闲情逸致的烹茶技巧。茶叶以乌龙、铁观音等为上乘。茶具是一套精美的工艺品,茶缸、“孟臣罐”和三只薄如纸、声如磬的小巧玲珑茶杯,还有茶叶罐和水盂配套。至于斟茶“套路”更是讲究,总结下来美其名曰:“高冲低筛,淋盖刮沫,关公巡城,韩信点兵。”这样泡冲出来的茶汤色如琥珀,味道香郁隽永。

从洗杯、沏茶到喝茶,每道工序都体现了“仁爱致祥”的儒家气息。潮汕人饮工夫茶不是以解渴为惟一目的,它繁琐的技艺、程序包涵了自然生活的情趣,是一种艺术化的品饮。

北-北京茶馆喝热闹

“脚下一双趿拉板儿,茉莉花茶来一碗儿”。各地喝茶大都讲究环境的清静淡雅,可是北京却是喧哗热闹的。淮河以北地区并不是茶叶的主产地,但饮茶历史已有千年之久,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饮茶习俗。北方人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喜用大壶沏茶,大碗喝茶。其中以北京的大碗茶尤为出名。

北京人喝大碗茶,喜泡花茶。花茶又称香片,由新茶和鲜花拌和窨制而成。新茶充分吸收花香,浓郁醇厚,耐冲耐泡。北京人喝花茶,原是因为旧时饮用井水,水质硬而苦。而用茉莉花和绿茶一起冲泡,可以中和水中的苦涩。久而久之,这便成了老北京特有的一种饮茶习俗

如今的老北京茶馆是一种多功能的饮茶场所。茶客们可以来此欣赏曲艺表演,一口驴打滚儿配香片,不急不躁,自得其乐,这就是地道的北京茶馆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