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跟谁学2019年注册用户被指40%系造假

昨日,香橼发布第二份做空报告,指控跟谁学涉嫌造假,并提供的两份证据。

报告中提供了一份录音,香橼称是与跟谁学所雇刷量公司员工的对话。录音显示,跟谁学2019年注册用户中有40%为造假。

同时,报告称,跟谁学存在多个未披露的关联方,这些关联方用来捏造其财务状况、为刷单提供便利。

对此,跟谁学回应称,录音为捏造,且与合伙人关联方无关联。

跟谁学屡遭做空屡引关注,用潘欣的话说,其实是“全行业都亏损的情况下,一直没看懂跟谁学为什么能保持高增长且盈利的”。真金不怕火炼,时间会让人看清一切。

2.男教师被指10年性侵逾20名男生

日前,多名学生举报曾先后任教于四川省宜宾三中、成都石室中学的老师梁岗,称曾遭到其不同程度的同性性侵和骚扰。

举报文章作者统计,2010-2020年的10年间,梁某利用班主任和心理健康中心主任的身份,以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为名,对班上的男生实施各种程度的性侵和骚扰,已统计到的受害者超过20人。

5月1日下午,成都市教育局值班室工作人员表示,经注意到了网络上举报梁某的信息,目前市政府相关部门正会同教育局联合调查此事。

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这些都不是你们的错。勇敢发声,全社会都会和你在一起。

3.科斯伍德收购龙门教育寻求新增长

昨日,科斯伍德后公布2019年年报及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教育培训业务实现了10.31%的同比增长,占总营收57.54%,已经成为其第一大营收来源。

科斯伍德曾主营油墨业务,试图通过收购转向教育行业寻求新增长点。2020年3月,科斯伍德完全收购了陕西教培企业“龙门教育”。

科斯伍德表示,疫情可能导致公司长时间面临风险。由于各地疫情防控情况不同,公立学校周末时间安排、暑假安排存在不确定因素,线下培训行业普遍面临部分学生退费、刚性成本不减的问题。而中高考培训强调严格的过程管理和时间管理,素质教育强调课程互动体验,线上化并非线下机构的必经之路。

有风险才会有回报。全国防控等级调低,疫情总将过去,春天的脚步已经不远。

4.北京某幼儿园疫情前收1600万预付费不退

据界面教育报道,北京市朝阳区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嘉德幼儿园)曾在1月预收高额保教费,但对疫情期间家长们的退款诉求,却无积极回应。

目前已有202名孩子的家长缴纳这一学期保教费,总金额约1600万元。园方称,疫情期间幼儿园依然有大量成本支出,现剩余毛利仅51.4万。

疫情之下,企业不仅仅需要考虑如何活下去,积极回应客户诉求,也是其责任。活得不容易大家都能理解,但单纯一句“我们还有大量成本支出”,无异于甩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