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画的日子,永远不会有困难

有人说我眼界狭隘、性子极端。

是的,的确如此。我一辈子也没走多少地方识多少人看多少山川读多少书,爱多少人更是很少很少。眼里所及之处,周围几十平。但是我知道,在那看的少,识的少,知的少,读的少里,都是认真的看过、笑过,哭也认真的哭过。

最辽阔还是:心无旁骛地画画并爱着它,嫁给它,和它一辈子安稳相伴。

有谁能真正地了解你呢,有谁能真正的冷暖你呢,有谁能认真的拥抱过你呢,那怕都是少的,只要真就好。

歌词里唱着: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吴冠中说:我一生只看重三个人:鲁迅、梵高和妻子。鲁迅给我方向、给我精神,梵高给我性格、给我独特,而妻子则成全我一生的梦想——平凡,善良,美。

............

美的记录者:@我是朱槿

手工铺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