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情乡韵”

· 粽情绵长·

/ 第 59 期 /

————————

文:陈松泉

1

我家包粽子,是从清明祭祖开始的。端午粽,那是纪念爱国诗人屈原的。我家包粽子的箬叶都是从市场上买来的。箬叶宽大,能包出大粽子,富有大气感。包粽子前必须先将箬叶洗净,放入锅子里煮,然后捞出,用冷水冷却。经水煮的箬叶有韧性,包裹折角时不会破裂,箬叶也可反复使用。我家吃粽子时还会将剥下来的箬叶扔进一只有半桶水的水桶里,奶奶或母亲每天晚上会将这些用过的箬叶清洗干净,晾干,以备下次使用。我们自然村上的人家都是这么做的。这绝不是抠门,而是被穷逼得不敢乱花一分钱养成的俭省,颇符当下的环保理念。

物质匮乏的年代,买不起肉,过年时留下的一些咸肉就成了肉粽的食材。劳动人民最聪明,奶奶就会在其他食材上翻花样。南瓜粽,顾名思义就是以南瓜丝为馅的粽子。将老南瓜刨成丝,晒干储存起来。南瓜粽风味独特,粽香与老南瓜丝的糯香糅合在一起,会让人食欲大开,美妙无比。吃南瓜粽时,奶奶总会在小碟子里倒上义乌红糖,让我们蘸着吃。南瓜粽不会积食,多吃几个都无妨。吃粽子时总会想起父母和奶奶许多鲜活的故事。粽情无限!敬佩先人智慧的同时,也明白了传统节日能够永远传承的原因。

2

今年清明前几天,我们回乡扫墓。妹妹老早就打电话给我们,说:“每年回来扫墓,就到我家吃饭。”饭后,她拎出一大包粽子,说是昨天晚上特意为我们裹的,柴灶上煮了半夜焖了半夜,粽子香得邻人一早都喊:“粽子好香啊!”咸肉粽、蜜枣粽和豆沙粽。我开玩笑地说:没有南瓜粽啊?妹妹说:“你想吃,明年给你裹。” 毕淑敏《孝心无价》中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家乡有个亲妹妹,真好!拿起每一只粽子都能掂量得出妹妹倾注其中的浓浓亲情。

我爱吃粽子是出了名的。每一次进高速公路服务区,必去吃两只热气腾腾的五芳斋豆沙粽。热粽子虽说没有凉棕子那么筋道有嚼劲,但利于消化。去年去嘉兴参观南湖革命纪念馆,第一次认识了嘉兴另一名粽:“真真老老”。咸的,甜的;荤的,素的;形状别致的,我不问价格,买了一大袋回家。既吃粽子,又品粽文化。供职于嘉兴政府部门的乡人得意地说:“现在的嘉兴五芳斋粽子行销全国了!”我却故意打压他一下,一本正经地说:“湖州诸老大粽子是文人雅士午后的茶点,嘉兴粽子是大运河纤夫的午饭。况且,画家吴藕汀老先生在《药窗杂谈》一书中说‘五芳斋’是湖州‘诸老大’移植过来的。”

3

我退休前在勾里工作,经常去塘栖广济桥下水北街买鲜肉大粽,半斤一只。有时还喜欢在粽子店里动手选几条中意的肉,亲自裹几只肉粽,买回家用高压锅煮着吃。既省去了买糯米、浸米、拌料和处理箬叶等杂事,又能体验裹粽的乐趣,往往感觉特别过瘾!现在我家冰箱里市面上的各色粽子交替储存着,隔三差五蒸一些,繁荣早餐花式品种。

粽子,寓意好。以前,小孩入学,带包粽子送老师,是讨“中(粽)举”“包粽(中)”之彩头。现在上学,虽不时兴送粽子,但云片糕(谐音“高”)和一包粽子糖还是要带去与老师同学分享的。

粽子承载着亲情,酸甜苦辣的回忆凝聚在粽香里,回味都是甜甜的!

端午快乐

图 片:网 络

责 编:陈 琛

执行主编:归李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