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情感调解的主题是弟弟要对账

老母亲已经87岁了,共有五个孩子,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一直以来,老母亲跟着老大生活的时间比较长,老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两老生活还能自己,都是自己烧饭吃,自老伴过世后,有21年多的时间老母亲是跟老大住在一起的。

前不久,老母亲去老小家里住,结果上厕所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住进医院,老大跟老小谈老母亲今后的赡养问题,老小表示只要算清楚经济账,其他一切好说。

老小拿出了记账银行取款记录:“哥,78天你从母亲卡里取走了7万多?”老大说:“母亲要我取的钱。”

情感调解

老大告诉调解员:“我母亲现在身上毛病也很多,我的想法是医药费我承担,但是母亲以后身体要是好了,接回家修养,我希望还是五个兄弟姐妹轮流,让母亲住在我家可以的。”

沟通中,老大提到老母亲市民卡里的钱不翼而飞,弟弟要求对账,他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接受弟弟对账。

不多时,弟弟来到了调解现场,同时也带来了银行里拉出来的取款记录,记录上显示,老大一共取走了老母亲18万多,签的是自己的名字,老大的儿子一共取走了奶奶4万多块。

弟弟说:“哥,78天你从母亲卡里取走了7万多?这些钱都给娘了?难道娘会吃现金?”

调解员也指出一笔六万块的取款记录,老大说:“钱取出来都给娘了,是娘让我取的”!

调解员问:“现金的方式给娘吗?那这笔钱用到哪里去了?”

老大表示是用现金方式给老母亲的,至于钱去哪了他不知道,这时,儿子拿出奶奶这5年来养老金发放总额,养老金的总额是9万多。

因此老大儿子给出了个说法:“我小叔叔拉出来的不是流水,是取的钱,打个比方说,我奶奶存1万块钱,到期了我爸爸把钱取回来,这时候可能就有谁给她两三百块钱,凑成了一万三或者一万五,再去存,到时候了再叫我们取,取款记录就有两次,变成两万了,实际上还是那一万块钱。”

对于老大儿子给出的说法,调解员表示也有一定道理,建议老小去银行拉整个的清单,而不是单纯的取款记录,老小表示同意。

随后提到了老母亲的赡养问题,老小放出了一段录音,里面老母亲说自己的钱都在老大手中,同时老小提到:“我爹去世二十多年了,我爹去世的时候,也有十几万存款,这笔钱又在哪里?”

对于弟弟的问题,老大表示可以直接去找老母亲问个清楚,调解员来到老母亲病床前,由老小儿子负责翻译,当问老母亲有多少存款时,老母亲表示不知道,问老伴去世时留下多少存款时,老母亲表示不多,没几块钱,但具体数目记不清了。

当问题老大有没有取出现金交给她时,老母亲表示有,但是现金去向,老母亲没有说清楚,只是认可了大儿子管钱的能力,也表示接下去的日子还是希望大儿子负责照顾自己。

最后,老小表示:“既然娘的钱都在大哥手里,那么我也就不管了”,调解员表示:“你大哥说不用你们出医药费,只需要轮流去他家里照看母亲,这个你愿不愿意?”

老小愤怒表示:“今后我不管了,我又没得到母亲的财产,我又没拿母亲一分钱!”

老小表示母亲的存款不算清楚,他不甘心,也不会去照顾老母亲,随后气冲冲的走出了调解室。

情感点评

老母亲的钱由老大掌管,并且也没有记账,拉出银行流水,可能会让账目清晰一些,老小心中有结,他要去拉银行流水,这个我觉得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老母亲的赡养迫在眉睫,87岁的年纪,身体也不大好,五个孩子时常去探望探望,这个在法律上也有明确义务,老小说母亲没给钱你,你就不去照顾,我觉得这个说法就有问题。

老母亲现在看病吃药的钱,都是自己拿出的,都是年轻时攒下的,老母亲躺在病床上,没朝你伸手要钱,这已经是母亲对你最大的关爱了,老大赡养老母亲,实际上也是分担了其他兄弟姐妹的压力。

至于老母亲的钱,老大到底有没有贪?贪了多少?我觉得这些应该等老母亲百年以后,当做遗产来清算,老大照顾母亲的时间毕竟长一些,就算在分钱时多分些,我认为也无可厚非。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找作者删除)

——本文完

——关注我,温暖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