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对于它的建成投产的高规格庆贺不仅是国家级的仪式,而且与开发浦东的重大决定连在了一起,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已经超越了汽车本身得到了证明,与盛世国运融为一体。

回想起来,当时的一个小小举动见证的不仅是一家合资企业的高光时刻,而是为一次伟大的决定作了注脚。

撰文/颜光明

今天(4月18日)是开发浦东三十周年的纪念日。我拿出当年珍藏的报纸(解放日报),倒不是为了预见到今天浦东的变化,而是为了收藏上海大众建成的历史。回想起来,当时的一个小小举动见证的不仅是一家合资企业的高光时刻,而是为一次伟大的决定作了注脚。

三十年前的今天,当李鹏总理在庆祝上海大众成立五周年大会上宣布中央同意加快开发浦东决定时,人们关注的则是上海现代轿车基地的建成,并没有意识到这项决定的高瞻远瞩,日后会影响上海,乃至中国经济的发展,时值“汽车第一支柱产业”的呼声正如日中天。

今天,当我们重温李鹏和邹家华代表各自的角度在大会上的讲话,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产业层面,上海大众的建成对于开发浦东的宣布有了底气,坚定了对外开放的决心。李鹏说,“上海大众汽车厂的建成投产又一次证明,我们同世界在平等互利基础上的合作是真诚的,中国的对外开放是坚定不移的。”他指出,开发浦东,开放浦东,对于上海和全国都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回想当时收藏这份报纸的初衷是想见证汽车业的一段重要历史节点,想不到却成了对开发开放浦东的纪念。而对于个体来讲,更加清晰地意识到汽车工业对于现代化建设具有“火车头”效应得到了证实,从一个侧面证明是汽车把上海这座城市架在了轮子上,也就意味着现代化就是汽车化的现实需求才是硬道理。正因为上海有能力“一步跨越三十年”(与国外的差距),实现了桑塔纳国产化,这才有了上海的自信,为一个伟大的决定站台,倍感荣幸,宣告了一个世界级的地标诞生——代表了中国的崛起。

在对上海历史的回眸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上海是车轮上的上海,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即便是未来都将是如此。就产业而言,汽车百年看上海(汽车引进),汽车六十年看长春(新中国),汽车三十年看安定(汽车合资),汽车十年看临港(汽车自主)。而汽车“四化”和后现代还看浦东,未来已来。

今天,当人们提到大众在中国的成功时,总会用见证“中国四十年”来形容,表明一种资历和参与,但很少有人关注到它所经历的艰难和承受的压力。三十年前对于它的建成投产的高规格庆贺不仅是国家级的仪式,而且与开发浦东的重大决定连在了一起,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已经超越了汽车本身得到了证明,与盛世国运融为一体。这种幸运,可谓当时的一小步,则是历史的一大步。

当人们提到大众在中国的成功时,很少有人关注到它所经历的艰难和承受的压力。

汽车百年看上海(汽车引进),汽车六十年看长春(新中国),汽车三十年看安定(汽车合资),汽车十年看临港(汽车自主)。

可谓当时的一小步,则是历史的一大步。

202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