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合适的人,不是你拼命去追赶的人,而是在你累的时候,愿意拉着你一起走的人。

谈恋爱还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生,你总是这样,动不动就付出全部。

我难过的不是你和别人好,是看到别人那么容易就代替了我的存在,对我来说,没有人可以像你,但对你来说,每个人都可以是我。

未曾相见已相识,未曾相识已相思。我对你的感情,就是这样莽撞,惊心动魄,来势汹汹,不清不楚。

想看一个人是不是真喜欢你,就观察他会不会主动找你。如果每天都找你,有话没话都聊几句,哪怕看起来平常,其实心里爱煞你了;如果有人爱搭不理,等你找他了才回几句,那大概是可有可无。

爱情其实是一种习惯,你习惯生活中有他,他习惯生活中有你。拥有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一旦失去,却仿佛失去了所有。所以,当你拥有的时候,一定记得要好好珍惜,幸福来之不易。

感情就是这样,我失望到顶点后,就再不会回头了。不是不勇敢,也不是怕受伤,只是觉得自己不该为了一个错的你,再继续做错的决定。毕竟,你有你的执着,我也有我的洒脱。

不要总是对任何事感到后悔,因为它曾经一度就是你想要的。可后悔也没用,要么忘记要么努力。

你要明白,再烫手的水还是会凉,再饱满的热情还是会退散,再爱的人还是会离开,所以你要乖,要长大,不再张口就是来日方长,而要习惯人走茶凉。

为什么在你寂寞的时候才说爱我,在你孤单的时候才靠近我,在你哭泣的时候才抱着我,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当你依偎在别人怀里的时候,你是否想起过我。

当时的他是最好的他,后来的我是最好的我。可是最好的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青春。怎么奔跑也跨不过的青春,只好伸出手道别。

人生中的痛苦什么的,这类说辞虽然伟岸,程式,装模作样,它们依然能够具体的微小成许许多多事。选择只在你要不要察觉,要不要面临,要不要遭遇。

规矩又多,却很爱挑剔,浪漫起来不切实际,但又总拿现实来逼迫自己,遇到麻烦就会退让,美其名曰为自尊自爱,事实上不过怕失败后丢脸。不主动,爱负责,常拒绝。

因为自己完全明白,既然喜欢着同一个人,所以完全能明白那些所有的念头。忐忑的张望、惊喜的对话、紧张的观察,或者出糗以后,恨不得想死一样地伤心。

时间终于把少年磨砺成了温柔的男人。曾经喜欢过这样一个人,就已经是青春中再好不过的。

矛盾的针线飞快而混乱,在无法目测的时候已经织成一整个莫测的茧,包裹着被无奈和发泄所筑就的心脏,使之永远不会在压抑下沉没消失,就这样漂浮。

反函数,不懂。光记得班里有人把这个名词艺术化后称之为“背道而驰的爱“,那正函数呢,“欲抑先扬的爱”。

疏离仿佛是自然界的规律。就如同某座逐日萧条的城,某个失势的季节,某个不再流行的手势,某条废弃的铁轨,它的枕木风化或腐朽,四下长出蓬勃的蒿草,一点点掩埋直到消失在视线里。

那些青春的事,带着回忆后的不堪,犹如魔法破解一般,只是一块小小的碎石。阳光告别了它,带走所以独一无二的意义。

岂不正好吗,来了之后又去,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份姻缘在手可以陪你走到最后的,错觉一旦消失,接下来的路就又要一个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