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官话是比较通俗的,凡中国人无有不懂者,如祖父、祖母、父亲、母亲等称呼,全国通行,只不过个别地区由于习惯不同,亦有不同的称谓罢了。

如祖父亦有称祖公,祖母有称婆婆,父亲有称亲爷,母亲有称奶奶,不过一般都是背面叫的,对人言我家亲爷、我家奶奶等。

《西游记》第三十四回,金角、银角大王让小妖去请母亲来吃唐僧肉,吩咐道:"既认得,你快早走动,到老奶奶处,多多拜上,说请吃唐僧肉哩。就着带幌金绳来,要拿孙行者。"

从文学名著中看古代人的言行举止

《醒世恒言》里王宰回家,被家人误认作狐妖,冲上来便是一顿好打,王宰喝道:"这些泼男女,为这等无礼!还不去报知奶奶!"这里所言的"奶奶",指的是其母亲。

当然,身份不同,母亲的称呼亦有所变化,如皇上的母亲自是称太后的,官员的母亲则称太君。

此外,叔伯、兄弟姐妹等称谓,古今相同,在下就不多嘴了。至于夫妻间的叫唤,夫唤妻一般作夫人、娘子,与外人称道时首称浑家,如《喻世明言》,"杨八老起身梳洗,别了岳母和浑家,带了随童上路。"

从文学名著中看古代人的言行举止

如有正偏室之分,则正室首称大娘子,书面语为正室、元妻等,下人则称大奶奶等;偏室首称妾,或小妾、小妻,书面语称别房、偏房,下人则称小奶奶、二奶奶等。

妻唤丈夫以夫、丈夫为多,也有叫官人、夫君、相公、老公的,乡野之地亦唤作男人、汉子,书面语有家主、先生、夫婿等。

亲属、朋友间的称谓,古今相同,不费篇章。前文提到,与人交往,尽量贬低自个儿,则使了劲儿抬高对方,那么就是如何贬、如何抬的,此处不妨说道一番。

再以《喻世明言》为例,其第二十八卷"李秀卿义结黄贞女"如是写道:

张二哥连忙趋出,见了李秀卿,叙礼已毕,分宾而坐。秀卿开言道:"小生是李英,特到此访张胜兄弟,不知阁下是他何人?"

从文学名著中看古代人的言行举止

张二哥笑道:"是在下至亲,只怕他今日不肯与足下相会,枉劳尊驾。"

此一段话,小生是谦称,另有某、在下等,不过这些都是正常的交往语言,若是见着大官或身份高的,就不太正常了,有仆、愚、小人、区区、鄙人、卑职等,越是往低了贬,越表示谦逊。

阁下、足下作为尊称,在言谈中十分常见,尊驾、大驾则是加重了语气,或是在见到更高级的人物时才用。

从文学名著中看古代人的言行举止

上面的两句话,乃是人与人之间当面自称,若是涉及家人,贬低起来亦是毫不嘴软。如说自己的儿子,称犬子、小儿、竖子,然叫他人之子时,则令郎、令公子;称自己的老婆作拙荆、贱内,叫他人之妻则是令阃、尊夫人。

甚至于称自个儿的家作草堂、寒舍、舍下、陋室,而别人的家则是尊府、府上。

所谓行,举止也。坐有坐姿,立有立相,举手投足,大方得体,在下以为,真正能体现礼仪之邦的,首推举止,言语谦逊、吃喝招待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