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前讲过在上世纪的香港,三大贼王的故事,我们今天讲的是大陆悍匪的故事。说起悍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东北二王”。

“东北二王”是沈阳人,名王宗方、王宗玮,为兄弟二人。在新中国第一起全国性质的大案,潜逃多省份。以自行车为交通工具在四省逃亡,其体力、毅力非常好。二人有较高的军事素养,枪法极佳。7个月内,兄弟二人全国流窜,残害干警群众20余人。

让这两个人“名声大噪”是在1983年2月12日,他们正在偷盗一家小卖部。

一人进去实行偷窃,另外一个被留在外面放哨。偏偏这时候工作人员发现此人可疑,便想着把他带去检查一下。谁也没想到,王宗玮直接开枪杀人!因为当时正处于建设开放时代,当时法律体系不太健全,但开枪杀人在当时也是十分严重的。更何况当时有四人被杀死,还有两人伤情严重。

与刚开始小偷小摸不同,背上人命的两人开始了他们的逃亡之路,这一逃就是半年之久。或许是已经背上了人命,又或许是本来就丧心病狂,两人就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在逃亡的路上,他们为了抢一辆自行车,开枪打死了一家三口,可以说是毫无人性。

他们携带枪被民警发现后,便直接开枪打死了民警,然后又迅速逃窜。二人从沈阳,逃经河北、北京、河南、安徽最后到江西,一路上百无禁忌,大开杀戒,弄得人心惶惶。这样恶劣的事件,很快就惊动了中央高层,当时的第一个红色悬赏通缉令,就是为他们而发的。

直到8月中旬,已经消失了五个月的二王出现在了江苏省淮阴市。

抢劫了淮阴市百货商店的两名女财务人员的背包,里面有现金2.1万元。为躲避法网,二王骑自行车往南跑,准备从福建或者广东渡海。

骑了整整四十天,骑得腿上的毛都快掉光了。到了江西广昌县,二王在路边摊买烟的时候被当地一民政局工作人员发现。随后二人躲在了广昌城外的深山密林里,“二王”在广昌出现了!

公安部指示,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再跑了。因为前两次都是因为警力不够,才让二王屡次逃脱。这次公安部请求武汉军区支援直升机,从空中搜索,从周边数省调动三万警力,组织三道包围圈。

公安带着警犬搜索了四天依然不见二王踪迹,决定组织第五道包围圈。南方的9月份,山里闷热无比,为了找二王,据说累死了好几条警犬。这次说什么也要在广昌抓住二王,不能让他们再溜了。直到第五天,二王才被发现。因为这五天他们没吃东西,饿的实在是不行了,路都走不动了,但是依然负隅顽抗,二王最终被击毙。

最终这场历时七个月,范围覆盖八个省的千里大追捕宣告结束。当警察看到二王尸体时很震惊,兄弟俩都只有七八十斤重。

此事件,在中国社会上引起众多的议论。

例如,说王宗玮是部队的校枪员,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枪法准于奥运会射击冠军的王义夫,心理素质强于王义夫;“二王”是因生活所迫,第一次作案;专杀公安,不害百姓;他们仗义疏财,替天行道等等。

当然了,以上只是传说。

王氏兄弟给当时人们的震撼不只是生活和行动上,在心理上也留下了很多印记。两个普通人让老百姓感觉到生命的威胁近在咫尺,于是谣言猜测满天飞,将两兄弟说得神乎其神。

2007年9月21日晚,距1983年“二王”被击毙24年零3天,沈阳市一幢老楼里,他们的父母、当了一辈子中学教师的王家林和王春芳接受了采访,年过80岁的老夫妻俩已经很少走出这套70平方米的老房子。

王春芳说,4个孩子都是姥姥带大的,“保皇派”和“辽沈派”就在大院里武斗,动刀动枪甚至埋地雷,正是“二王”容易学坏的年龄。“二王”后来使用的枪就是1976年3月从沈阳大北监狱偷的,那年王宗玮才19岁。

身高1.85米的王宗玮因为打篮球的特长到内蒙古当兵,学会了打枪,当过班长,退伍后进入了沈阳当时屈指可数的大厂724厂。

“看过那么多报道,只有一个作家说过,‘二王’的产生有一定的历史因素,我们觉得写得真好。”王家林说,“以后身体好了,我想和老伴儿沿着我儿当年走过的路走一圈,看看我儿当年怎么生活的,听听老百姓的反映,哪怕是要给人家赔礼道歉啥的,我都能啊!”

对于“东北二王”的父母如此回应,您又是如何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