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仿佛看到一只猹缓缓地从瓜田中站起,然后打掉了旁边猹手里的瓜,义正言辞地说:不要嗑了,我们要读书。

在博主@最安神 魔性十足的笔下,读书日朋友在吃瓜和读书之间挣扎的身影,让人完全忘了同情只顾笑到丧心病狂。

“这次世界读书日的活动,她提前就做好了准备,基本上属于炮弹上膛,只差点火的状态。结果,炮弹上膛了,火折子叫瓜农给卷跑了。几个大瓜嘁里喀嚓一掉,啥都砸没了。”

更颜面尽失的是,这位读书平台编辑自己也没抵御住集体磕瓜的诱惑,一度放弃了阵地,“她发了条朋友圈,说我也去吃瓜了。一念之间,从kol到猹。”最后才好不容易挣扎着高喊“冲出瓜田”。

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段子之后,这位主人公还不忘借这条段子的热度“在评论里抽五个人,每个人送四本书。”可以说是卖惨营销之上的更高境界了。

这条微博之所以会有五千多转发,一万多点赞,不全都是围观热闹的无关群众,还有很多同样天人交战的编辑、作者、出版从业者们。

4.23一早,做書的编辑就把罗志祥爆掉的“大瓜”甩到工作群里,附上点评:“一首凉凉 送给世界读书日”。

中午时分,连一向不缺流量的马亲王也开始感叹:“我们写书的太难了,平时没什么人看,好不容易有一天赶上名正言顺的阅读日,寻思好好宣传一波,吸引一下公众注意力,然后……”

原本还要象征性读一下书的亲王,被牙疼一秒破功,“算了,今天我也读不了书,大家再见!”

在微博,话题“救救世界读书日”火速上线,简直就是书业同仁的大型实惨展览现场。

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的读书日全面线上化。全世界与书沾边的人都牟足了劲,准备在这一天用“人海战术”全面占领微博、抖音、快手、B站。

最惨的当然要数每一个被迫上阵、变身主播的编辑了,以至于有人泣血呼吁“ 是时候发明一个世界不读书日了,救救编辑!

结果,白天一个接一个滚落下来的大瓜,让晚上快手、抖音、淘宝三台打擂的许知远、罗振宇、梁文道尝到了汪峰牌儿苦涩——原来我们都是难兄难弟。

有网友感叹,“许知远、唐诺、史航、马家辉、梁文道,这一些我喜爱的读书人在世界读书日这天不约而同分别开了直播,多么魔幻的时代! ”

但在这个娱乐八卦占据了几乎所有“公共资源”的时代(虽然每一个明星都事先声明“无意占用公共资源”),这样的魔幻相比之下黯然失色。

在娱乐平台上,读书人想要抱团和流量明星、网红争夺注意力,无异于以己之短搏人之长。读书日的“偷袭”一个瓜砸下来就溃不成军。

然而,读书这件事仍然自带某种加冕光环。以至于很多品牌都愿意一年抽出一天去濡染书香、自抬身价。

有人盘点了读书日各大品牌的借力海报,简直可以称为迷惑海报大赏。

“最贵化妆镜” Galaxy Z Flip的文案是“要看就看这本‘口袋书’”,书业已经惨淡如斯,手机还不留情面地在生日这天砸场子。

最迷惑的是连王老吉都来蹭热度,大言不惭地要用一瓶凉茶来“丈量历史厚度

在娱乐圈,读书已经成了成本最低的公关。

如果明星发现有狗仔偷拍,应该做什么?时下热度极高的女团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给出了代表娱乐圈的标准答案:

而机场读书摆拍照也已经成为凹“知性”人设的明星标配,当然不排除有些明星真的很爱读书。给广大读者朋友提供一个摆拍示范吧……

对于那些不用直播诱导,早已瞄准了这一天的书虫们(比如40多万“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组员),读书日前后则是一年一度的狂欢节。

用豆友Sarcophagus的话说,对于读书人这一周天天都是节日:世界聊书日、世界抢券日、世界买书日、世界寄书日、世界等书日、世界拆书日、世界整理书柜日。

有网友进一步补充:还有世界光买不看日、世界买错书日、世界多抓鱼日……虽然图书电商的活动正在日常化,但每年的4.23前后仍然是力度最大、撒券最慷慨的时候。

“抽丝”组里“痛心疾首,今年不再买书了”每年上演一遍,买书的瘾却一年大过一年,刚发誓再不剁手了,就“最后一小时没忍住又下了一单”。

一边是全体写书人、做书人、卖书人在各个平台高声吆喝,在咔滋咔滋的吃瓜声中努力让群众抬起头,一边是资深读书人趁机狂薅图书电商(其实还是背后的出版商)的羊毛。

当然,对于大部分路人来说,世界读书日可能是跟地球日一样过后即忘的普通纪念日,有多人会因为这一天的书香弥漫而入了读书的“坑”?恐怕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经济日报》的文章说了大实话:读书日对于习惯读书的人,是平常的一天,对于不习惯读书的人,也是平常的一天。

然而,对于写书做书的人,这却是一年仅此一次的“高光时刻”。对于卖书的人,这是不惜地板价也要把书卖出去的“双十一”。

整个行业越是对这一天倾注过高的期望,越说明阅读环境的恶化。从这个意义上说,狂热的读书日鼓吹者被瓜砸一下脑袋,也许能够更清醒一点,不至于被自我感动、回音室效应冲昏了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