β受体阻滞剂作为我国五大类一线降压药物之一,其带来的降低血压、控制心率和心血管获益已被大量临床研究所证实,但当前我国β受体阻滞剂的使用剂量偏低,未能规范化应用。在美托洛尔研发50周年暨琥珀酸美托洛尔上市15周年之际,《门诊》杂志特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高平进教授,就进一步认识β受体阻滞剂在降低血压、控制心率及其临床中的重要作用进行了深入专访。

《门诊》:我国2009-2010健康与营养调查显示,我国年龄在≥60周岁、45-59周岁和18-44周岁居民的平均血压控制率分别为13.3%、9.0%和6.7%,其中,我国中青年高血压的控制率明显偏低。您能否就提高中青年高血压控制率谈谈您的看法?中青年高血压患者使用β受体阻滞剂可得到怎样的获益?

高平进教授:β受体阻滞剂可抑制交感神经过度激活,因此该药更适合高交感神经兴奋的高血压患者。当前我国高血压发病年龄不断前移,中青年高血压患者比例不断增加,RAS抑制剂是控制高血压的常用治疗药物,但由于中青年高血压患者中普遍存在交感神经过度激活现象,且心率普遍较快,因此采用β受体阻滞剂通过抑制交感神经过度激活从而降低心率,对于控制中青年高血压具有重要意义,且降压的同时还将带来长期心血管获益。事实上,前不久由霍勇教授起草的《中国中青年高血压管理共识》也明确指出,建议首选β受体阻滞剂用于中青年高血压的管理。

《门诊》:多国指南一致推荐β受体阻滞剂作为高血压患者优选用药,请问β受体阻滞剂除了可给中青年高血压患者带来获益外,还有哪些人群可从中获益?这些获益的主要机制是什么?

高平进教授:β受体阻滞剂在高血压合并主动脉夹层的患者中使用较为普遍,无论患者是否手术,均应严格控制血压,以防夹层血肿延展甚至破裂。主动脉夹层患者的收缩压控制目标为100~120 mmHg,心率目标为<60次/min,或将血压和心率控制在患者能耐受的最低水平。联合应用β受体阻滞剂可协同降压并控制心率,琥珀酸美托洛尔缓释片是常用药物之一。除此之外,由于已有较为充足的相关证据,琥珀酸美托洛尔缓释片等β受体阻滞剂在高血压合并冠心病、心房颤动、心力衰竭(尤其是合并左室射血分数降低的心力衰竭)的患者中应用也较为普遍。

在此过程中,β受体阻滞剂发挥作用主要源于其降压和交感神经抑制作用所带来的心血管获益。降压带来心血管获益已成临床专家们的共识,而心率控制带来心血管获益也逐渐备受关注,早在2018年欧洲高血压指南已将静息心率>80次/min列为高血压患者心血管事件的危险因素之一。β受体阻滞剂作为当前高血压患者控制心率的最常用药物,长期应用者不能突然停药,以免引起血压反跳性升高、心动过速、头痛、焦虑及心绞痛恶化等撤药综合征表现,如有必要,可考虑稍减用药。

《门诊》:当前我国心源性猝死人数持续上升,其中超过 7 成心源性猝死者为中青年。请您谈谈倍他洛克在预防中青年猝死中具有怎样的地位和意义?

高平进教授:近年来,年轻人猝死数量不断增加,众多猝死因素中,心脏因素位列第一。心脏的病变与压力过大所导致的交感神经和RAS系统过度激活密切相关;此外,心脏的病变还与炎症水平的上升和免疫系统功能的下降密不可分,只有在大量的炎症反应和免疫系统功能下降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导致心脏突然停止工作。对于心率处于80~100 bpm、血压接近高血压水平的中青年,建议进行 24 h动态血压监测以发现潜在的高血压亚型(比如夜间高血压),这些患者往往体重超标、存在胰岛素抵抗和/或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也可能还伴有慢性炎症激活,再加上长期工作压力导致的免疫功能紊乱,如再遇上一个急性工作压力过大或急性感冒等急性事件,极易引发猝死。通过使用β受体阻滞剂抑制交感神经和RAS系统的过度激活,降低心率,降低心肌耗氧量;同时β受体阻滞剂还有可能改善炎症反应和提高免疫系统功能(这方面做一些相关研究很有必要),在预防中青年猝死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门诊》:当前世界各国指南均积极推荐采用联合用药进行血压管理,请您谈谈β受体阻滞剂(倍他乐克)在联合降压管理中的价值?您对琥珀酸美托洛尔缓释片未来的临床应用具有怎样的期待?

高平进教授:β受体阻滞剂作为我国五大类一线降压药物之一,尤其适用于伴交感神经过度激活、快速性心律失常、冠心病或慢性心力衰竭的高血压患者。在血压未达标的高血压患者中,β受体阻滞剂联合长效CCB是优选的联合方案之一。CCB扩张血管可抵消β受体阻滞剂的缩血管作用;而β受体阻滞剂减慢心率作用可抵消CCB引起的交感神经过度激活。二者联合是2010及2018版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推荐的优化联合。

鉴于β受体阻滞剂所具有的的殊药理学作用机制,β受体阻滞剂在临床应用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然而,β受体阻滞剂并不是万能的,β受体阻滞剂除了具有一些适应症外,同时也具有一些相对的禁忌症,比如β受体阻滞剂禁用于病态窦房结综合征、二或三度房室传导阻滞及哮喘患者,慎用于运动员、周围血管病、代谢综合征或糖代谢异常患者。此外,如能从前面提到的角度探索β受体阻滞剂在抗炎和增强免疫功能方面中的作用,以及选择性β3受体激活在改善脂肪代谢中的研究,β受体阻滞剂的应用前景将更加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