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国民党老兵,曾照顾战友妻儿66年,终身未娶,让人感动。1949年,战友临走前将妻儿托付给他,说等时机成熟会回来接他们去台湾,不料战友去到台湾却另行娶妻生子,直到1988年病逝也没再回到湖南老家。而他则一诺千金,牢记战友的嘱托,一直信守承诺,照顾战友妻儿66年,终身未娶。他就是————庹长发

他叫庹(tuǒ)长发,1924年,出生在重庆彭水新家村一个贫苦的家庭。

1938年,还在山上放牛的庹长发,被国民党抓了壮丁,那一年他14岁,从此在家乡的记忆里消失...

他被补充到一个国民党学生兵的手下,庹长发跟的连长叫易详,湖南邵阳人,毕业于黄埔军校,其实当时易详也只有19岁。

易详看到庹长发憨厚朴实,加上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就把他带在身边当勤务兵。跟别的长官不同,庹长发印象里的易详从不打骂他,而且总是照顾他,给他一些轻的差事,在这里,庹长发再也没有为没有吃穿发过愁。

庹长发跟着易详,辗转各地抗战。1945年,抗战到了最后阶段,在湖南地界的最后一次大型会战湘西会战爆发了。易详和庹长发受命参战,总指挥是王耀武。雪峰山大捷,歼灭日本鬼子30000多人,庹长发永远记得,当年他们他们挖了好几条大沟用来埋鬼子尸体。

枪林弹雨,死里逃生,在庹长发眼中,易详早已是自己的亲人。抗战胜利后,易详和大学同学陈淑珍结了婚,大家闺秀,本是一段良缘。1949年淮海战役后,国内形势已经天翻地覆,已经是团长的易详不得不败走海峡对面。

可是去对面的人那么多,一个团长算什么?易详连带一个家眷的资格都没有,当时他已经有2个孩子,1个1岁多,另一个才不到2个月。万般无奈之下,易详只好把母子三人安置回了老家邵阳的老父亲那里。

走之前,易祥嘱托庹长发,帮忙照顾自己的家人,等有机会,他就回来接妻儿接到对面。25岁的庹长发一个立正,“你去一年,我照顾一年。你去一辈子,我就照顾他们一辈子”。

只是谁都想不到,这一句承诺,庹长发会和长官的妻子,纠葛一生。更不会想到,易详走的那天,竟是二人的永别。

彼时易详的老家,除了年迈的老父,只有2个嗷嗷待哺的儿子,和一个柔弱的女子。一家四口连做农活都成问题。庹长发义无反顾的包揽了全部的农活,易详一家4口人的生计全靠庹长发一人劳作。

解放后,为了避免瓜田李下,庹长发在易详老家土房子旁边搭了一个矮小的土屋,他一直称呼陈淑珍为“太太”...

后来,随着中华大地的风云变幻,易详的老父因为批斗含恨去世。1964年,陈淑珍因为家里有地主背景,海峡两岸关系,被社会教育,日子过的惨不忍睹。

庹长发是贫农,家又不在邵阳,村里也不知道他的过去,原本跟他没有任何牵连,只说让他自己回老家。但是庹长发打死不干,“两个孩子还小,太太一个人还不能持家,既然答应了我说什么也不能走。”

跟地主家纠缠,你怕不是顽固不化?庹长发大拇指跟大脚趾绑住,吊起来往死里打,关水牢,他落下了严重的脚疾和风湿,但是他从来没说一个不字。

其实,远在海峡对面的易详也从未忘记家乡,只是命运奈何。1979年,虽然两岸关系还没解冻,易详却还是甘冒奇险给老家写了封信,因为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易详在信中对妻子写道:“淑珍,我对父母没有尽到半点孝道,对你与两儿亦未尽到责任,这是我此生最大的憾事。”当从回信中,易详知道勤务兵庹长发一直在照顾他的妻儿,他数次感动落泪。

在易详生命弥留之际,他写信嘱托儿子要善待庹长发,永远感激他的养育之恩,并劝解庹长发和自己的妻子陈淑珍结合,一起好好生活,共度余生。

庹长发只说了一句话:”“嫂子终归是嫂子,不能做这不忠不义之事。”

2005年,陈淑珍去世了,那一年,庹长发已经88岁了。易详在台湾的女儿辗转回国找到他时,他还在湖南邵阳,“我是代表爸爸来看望您的。”

庹长发泪流满面,“长官当年对我很好,从来不打骂我,他去了对面,安排我留下来保护家眷,我要听从长官的安排。”

2015年,民间机构开展关怀抗战老兵的公益行动,志愿者们找到了庹长发,问老人有什么心愿,

老人半天说不出一个字,话到喉咙却成了哽咽,很久很久后,他说“我想回家看看。”

2015年11月6日,从湖南邵阳到彭水,短短600多公里的归乡路,他却走了漫长的一生!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到白发苍苍,步履蹒跚……

2016年1月27日,庹长发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

庹长发无怨无悔,信守承诺,照顾大嫂陈淑珍和两个侄子66年。

而他也真的做到了。66年间,为了战友的妻儿,庹长发吃了不少苦,最困难时自己饿肚子,把粮食给陈淑珍和她的两个儿子。这些点滴始终铭记在陈淑珍两儿子的心头上。一直以来,他将关云长视为榜样。而其实,他的大半生经历,丝毫不逊色于两千年前千里送皇嫂的关羽。

可以说,庹长发始终践行一诺千金,把战友的嘱托铭记在心中,让人感慨万千。果真是“人生得此义气兄弟,夫复何求啊!”